失去心的生活看不到明天

玫瑰米糕沙拉

原料:从云南带回来的玫瑰酱,泰国香米,鸡蛋,火腿肠。

大致做法:
1.将少量香米蒸熟,最好稍微水一点;
2.同时根据自己的喜好调配酱料。我加了三勺玫瑰酱,一个鸡蛋,一根火腿肠剁出来的肉丁,还有一点蒸鱼豉油;
3.将蒸好的香米剁烂,到有点凉有点粘手即可;
4.把调好的酱料拌到香米中,再上锅蒸一下。上汽之后三到五分钟即可;
5.蒸好后将米糕切成小块,根据喜好加入沙拉酱一类的。我加了一点千岛沙拉酱。不加也是很好吃的。

第800天的1001天前

四级考试终于到了,我们两个被分配在不同的考场。一个在城东,一个在城南。

考试那天下了小雨,淅淅沥沥的,刚好上大学哥哥已经放了假,他就负责开车接送我。

早晨一起床就看到了他发来的短信「加油」。 其实那天早晨很多人给我发了这种短信,收件箱里面差不多有二三十条。但是当看到发件人那一栏中他的名字的时候,我还是忍不住把手机给摔了。还好当时我的手机还是诺基亚,黑色的N97,连漆都没摔掉。

考完试就开始正正经经地上课了,毕竟还有一个月就要期末考了。而他在补习班的时候就已经高考完了,每天就各种闲。



当时我已经被数理化还有需要应用立体思维的地理成功KO了,于是就一个短信敲过去要他帮我补课。他每天就趁我们吃饭的时候穿上校服溜进学校,趁晚自习的时候来帮我补习。

我们学校的晚自习是不强制的,可以去图书馆,可以去大教室,也可以回宿舍,就是不许出校门,也不许到操场和小花园去,这几个地方是常会有人在巡逻的。

我们宿舍一共六个姑娘,有两个是根本不自习回宿舍睡觉啊玩游戏什么的;图书馆呢,是不许说话的,让巡查老师抓住是要扣班级的纪律分的;而大教室是有老师在的,这些老师一般都是高三带完下来的。所以我们两个决定,去他的宿舍,反正他们已经考完试了,宿舍没人。

所以每天晚自习时间一到,我们两个就混在回他们那栋宿舍的学生里面。他还好说,穿上校服以后,只要看宿舍的阿姨不仔细看是认不出来的,可我就不一样了,那一头长长的马尾辫可不是说着玩的。所以我只能穿上连帽衫,然后把帽子戴起来,再把书包抱在胸前。现在想想那么热的天,我也是蛮拼的。

第800天的1008天前

12天的补习过去了,我们两个的关系也近了不少。至少是可以很流畅地聊天了。

补习完了还有一周才考试。我本来觉得补习完了就再也见不到他了,没想到那一周去学校的图书馆刷题的时候又碰到了他。

哦,原来我们两个是一个学校的。

接下来的一周让我更加欣喜。每天的九节课的盼头就是之后自习的时候和他一起去图书馆刷题。我们会戴着同一副耳机听他i touch里面的voa听力,或者是我nano里面的Adam lambert,会写同样的题,然后互换着判。

他的字很好看,中文像是初二历史课本上柳体,英文则是欧洲复古风的电影里最经典的花式。相比之下我的字就显得有些幼稚,虽然也都是连笔,但明显就是自己随手连的那种,一点意境都没有。但他还是会说,你的字看着很舒服,很整洁的。

但后来他告诉我说,其实他平常写字都不会写那么好看,那么正式,就是觉得小学妹会看到,所以努力提升了一下逼格。

这之中有一天,我去到图书馆“老位置”的时候,发现他正爬在桌子上睡觉。也许是我拉凳子的声音吵醒了他。他迷迷糊糊地跟我说「今天中午有同学在班里过生日,闹腾死了,害得我都没睡。帮我掐着点,我睡一会儿,咱俩再听听力」大概是这种意思的话,就蒙着校服外套睡了。

那天他睡了差不多半个小时,这半个小时我就只做了四道题。我总是忍不住去看他的侧脸。那个时候我刚刚看了日本很经典的文艺爱情片,里面有一句台词「那个时候我总是想看着他,现在想来,或许是喜欢他」


就这样,四级考试一天天的近了。

但我一点都没有紧张的感觉。也许是他在身边。

最喜欢一个人的时候

我最喜欢一个人的时候
是想哭的时候
没人看我丢脸
没人为我难过
多好

我最喜欢一个人的时候
是他会在我最喜欢一个人的时候
出现在我身边
看我丢脸
为我难过
多好

第800天的1012天前

四级的突击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。每天都要把所有的单词过一遍,并且至少过掉四分之一的语法,然后不断地做例题。这么算下来,那一段时间里,我大概每天有五个小时在学英语。

补习第四天,最惨无人道的听力练习开始了。老师会给我们放一段听力,大概一分钟左右,然后让我们用英语复述给同桌,同桌再根据所听到的复述写一段不少于两百词的短文。不可否认的是,这样的办法确实很有效,至少在那次四级考试中,我的听力部分给我提分不少。

但对于我来说,这样的听力练习难度也没有那么大,最大的困难是要对同桌复述。一开始面对着他,我结结巴巴的,脑海中一个单词都蹦不出来,而他给我复述的时候,我什么都没听进去。

课间的时候,我去打水,而他就走在我前面。

「你是不是很怕我?我长得像格格巫吗?」
「不是的……」长得像格格巫我就会怕你吗?我又不是蓝精灵。
「那你刚才结结巴巴的。还有,今天都已经第四天了吧,你都没跟我说过话,亏咱俩还是一个学校的。」

那个时候看着他,我忽然觉得有点难过。原因是什么我也不知道。但后来我跟他说起来的时候,我告诉他,那个时候我很想笑,因为一个高我一头的男生摆出那么撒娇的表情。其实也就应该是很搞笑的感觉吧。

回到教室以后,新一轮的听力训练开始了。这一次,我复述地很流畅。

「这不是挺好的吗?英语很厉害嘛。」他用手里的圆珠笔戳着我的脸,「所以刚才肯定是在怕我。」

谁会怕你啊,不过是害羞罢了。

明天一早,我就要离家远行了。临行前的最后一顿晚餐,母亲准备了鸡蛋饼和南瓜粥。虽然有些油腻,但满满的都是爱。

第800天的1016天前

回国后不久,我又投入了忙碌的学习之中。尽管只是高一,但是梦想在驱使着自己前行。

三月份,我去报了英语四级,然后报了一个四级的突击班,一个连续上十二天的补习班。

我所在的高中是我们这个小城中最好的高中,但从来没有学生提前去考四级。所以对于我请假条上连续十二天的下午的请假,我的班主任在准假的时候都笑成了一朵开得繁盛的菊花。

我从没想过如此迅速的再见到他。踏进补习的教室,里面零散坐着几个人。他就是其中之一,正带着耳机闭目养神呢。

我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坐在了他身旁。说实话,那个时候我有点心虚,因为他的钥匙还在我书包的暗兜里,和我毛茸茸的龙猫一起。

之后做自我介绍的时候,我听到了他的名字。很有韵味的名字,与同龄的男生的那种俗气完全不一样。如果放到大跃进时期,这种名字说不定都会被当成女孩子的名字呢。

他的介绍很简单,名字,年龄,学校。他是我们学校高三的学长,因为已经提前保送了,所以闲着也是闲着,就提前来考个四级。

我的自我介绍也很简单,模仿了他的格式,与我平常的豪迈完全不同。也许是因为他在身边吧,那个时候的我不禁怎这么想。但现在再回头看,或许从那个时候,就已经喜欢上他了吧。

当我说出我只是高一的学生之后,我很满足地接受了来自教室里其他几个人的惊呼,却没敢看向一旁的他。

「八月的花最艳」小时候,家乡的人常这么说。

我的家乡,是黄土高原上的一个二线小城,花的种类也不多,数来数去也没多少。夏天,反而是满街的树长得苍翠茂盛。

小时候一放暑假,家里就有几盆红艳艳的花被摘下,捣碎了,加点明矾,抹在指甲上。那颜色,有点像没熟透的樱桃。

说实话,到我手指甲上涂着玫红色指甲油的现在,我都还不知道那种花到底叫什么。

前不久,去山里游玩,看见借宿的人家的小孩子,个个手上都挂着一串,没有熟透的樱桃。